我不是沥青啦Ծ‸Ծ

该用户由于长得太帅,简介无法显示。

【云亮】今天赵云是个山贼了吗

*伪山贼云x桃妖亮

*云略纯,亮略妖

*大部分是赵云父亲第一视角

*是个儿子死不吃爹的安利,还大逆不道娶个妖精回家坑爹的故事(。

*是给一直以来悄咪咪暗恋的太太的生贺!希望太太喜欢><

*超级好超级可爱的太太→ @陈亦从 (心有点虚还是艾特了

 

(一)

我,赵老爹,虎居山山贼老大,常年雄踞于虎居山山寨。那些想过山的商人,只要稍微打听一下我们山寨的威名,便要被吓破了胆!宁愿绕山也不要走山路。

虽然这对我们的经济收入有一定影响。

但这当然问题不大!重要的是,我们可是这虎居山声名狼藉、令人闻风丧胆的头号山贼团伙!

我有一个儿子,叫赵云!我们赵家历代都是光鲜无比的山贼头子!所以我从小就对我这个独子严厉教育,只盼他能子承父业,继承我们数代山贼祖宗打拼下来的光辉事业!

我这个儿子,小的时候,甭提多乖了。天天蹦蹦哒哒地说要跟着我们出去闯荡。这小奶娃,人没长多少,心倒是都长出去了!还整天吹他老爹我!说他爹爹威猛不可挡,打遍天下无敌手!可把我和山寨里的兄弟乐坏了!

儿子从小跟着我学武艺,闻鸡起舞,很是勤快。现如今,黄口小子,幼学之年,一把银枪甩得已经是有模有样,真是虎父无犬子!青出于蓝胜于蓝!我很欣慰,子承父业可无忧罢。

但随着儿子的成长,我发现他逐渐脱离我预想的山贼人生美好轨道!舞勺之年,越来越叛逆!有时候真是把我气得不行!

“我以后不要当山贼!”赵云抱着一叠兵书掷地有声道。

“我要当将军!保家卫国!建功立业!”

我生气地猛拍堂案,“气煞我也!那这祖宗基业谁来继承!列祖列宗有灵,我要怎样和他们交代!”

儿子毕竟还小,一时还是被我吓到了,但仍是固执着坚持自己的将军梦,睁红了眼睛咬着牙和我对峙。

唉。童子何知。谁年少时没个要为国家赴汤蹈火的热血梦呢。

罢。等儿子长大些就会明白了。

……才怪

“你给我跪下!”

赵云挺直了站在赵家列祖灵位前。

 “赵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!坏儿子!你昨天干了些什么!”我实在是气得不行。

“回爹!我昨天扶了个老奶奶过山路!”赵云正义凛然答道。

见赵云还答得这样冠冕堂皇,我实在是痛心疾首:“我昨日让你跟着兄弟们去学打劫,你竟然偷偷溜去做这等闲事!我们赵家,世代为山贼,辈辈风光。怎么到了你这儿就变成这等模样!”

哪知儿子还拍着胸膛大声道:“男儿生于世上,必当顶天立地!现太平时期,天下安康,云不能戎马沙场,马革裹尸还,至少要锄强扶弱……”

“够了!你给我滚!”我听不下去了!逆子不相与谋! 

 (二)

虎居山山脚有一棵桃树,每年开春桃花尽绽,美不胜收。

赵云是从小就十分喜爱桃树的,平日无事,便会来这桃花树下酣畅舞枪法。

这日赵云被赵老爹赶了出来,心烦意乱,便也是来到这桃树下,舞起枪法。

正舞得起劲时,蓦地一阵桃瓣雨飘散而下。

赵云惊疑,这秋冬时节,怎会有桃花?

赵云抬手取下落到眼角的桃花瓣,突然感觉桃树上多了一道桃影,抬眼一看,一个人坐在树枝上,羽扇轻摇,一双凤眸,眉目如画,含着笑意正看着自己。迎着枝上人的视线,赵云不禁看呆了。

枝上人皓雪凝脂,美艳无双,一颦一笑,倾国倾城。

而且,赵云能感觉到,那从灵魂深处传来的莫名的熟悉感,似乎自己与他不是初见,而是早已相识千年。

仙人飘到树下时,赵云仍舍不得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。

直到仙人轻轻拣起赵云头上的桃花瓣,看着赵云这幅呆傻样,笑了。

 (三)

那天我把儿子赶出去,我只是想让这个兔崽子出去反省几天,想想明白再回来见我罢。

谁知道这个逆子竟然几个月都不曾回寨子里!

都说养儿一百岁,常忧九十九。我赵老爹纵横山贼界这么多年,当然也会有同行仇恨,结怨江湖,赵云这兔崽子虽然叛逆,但也是我的独子,是我的宝啊!

我开始茶饭不思,只盼着兔崽子能回家罢,我也不……强迫他子承父业了。

寨子里的兄弟们也发觉了我的忧思,在抢劫的时候,个个举起柴刀声色俱厉地逼问那些商人是否有见过我的儿子。

终于又几个月后,我的属下欣喜地跑到我面前,说赵云回来了!

还带了个美得不得了的人回来。

哦!怪不得半年多不回来寨子!原来是在外结识了佳人!

有了媳妇忘了爹!

 (四)

虽然这半年来一直很挂念这个逆子,但真见到了这个兔崽子,我就气!

冷哼一声以表示对他半年不归家的愤怒。再往他身旁看。

卧槽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!

可是这张脸庞虽生得白璧无瑕,美艳倾城,但怎么看,都是个男人啊!

我又把视线从美人的脸上往下移,看胸,平的。

……我举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冷静!冷静!他们只是纯洁的友情!我别想多了,儿子怎么会有这种倾向呢哈哈哈。

赵云的朋友看见了我的异样,似乎笑了一下。

 “爹,这是我在外时偶遇的先生,他四处游历,见识渊博。云与他相见恨晚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留意到赵云一本正色介绍起他这个朋友时,两人彼此相近的小指轻轻动了下。

嗯!纯洁的友情!

赵云带回来的先生说,他姓诸葛名亮字孔明,是个无家可归,四处漂泊的可怜人。

可他身上这件红白长袍,根据我多年打劫的经验,肯定不是一个四处漂泊的可怜人穿得起的。

“先生真是可怜,若不嫌弃,不如暂居于此。云也想听先生四处游历的所见所闻。”赵云诚恳道。

……真是儿大不中留,在我的地盘里,让朋友留宿,也不问我答不答应!

 (五)

诸葛亮住进了寨子里,赵云这个兔崽子以前在寨子里就整天无所事事,只知道舞枪看兵法,现在三头两日就往诸葛亮的住处跑,说是请教兵法。在赵云的口里,诸葛先生,上晓天文,下通地理,知书达理,似乎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。这才没过多久,诸葛亮觉得赵云老跑来跑去,太麻烦了,不如索性他搬到赵云的院落和赵云住在一起,好和赵云认真讨论兵法,我看赵云半举起手,应该是想摆手说先生不用在意,然而听到先生说搬过来,快速把手放下来连连点头。

还有那天,赵云突然跑过来和我说,他会乖乖接手我祖的光辉山贼事业,安安分分当一个山贼,前提是我答应他能和他心爱之人在一起,不管那位心爱之人是谁。

根据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,虽然我不想承认,但事情可能真的没有我愿意想的那么简单。

这平白无故,怎么就让儿子捡了个美得像天仙一样的先生回来,还什么都懂,什么都会。自从这两人同居后,我就鲜少看见赵云从他自己的院落里走出来,也不去山脚的桃花树下舞枪。甚至,赵云还破天荒地决定继承他不愿意的山贼事业。

 (六)

我没有急着答应赵云。

我决定去赵云的住处瞧瞧。

刚走到赵云所住的庭院,便闻到一股桃花香。

轻声接近赵云的院落,我远远地看着儿子舞枪,诸葛亮坐在石凳上抚琴,不远处,桃树开得茂盛,桃花瓣应风飘散。

真是一幅好景,我内心感叹。

嗯?

那棵桃树?

我知道儿子喜欢桃树,但赵云的庭院里什么时候植有一棵这样繁茂的桃树的??

在我内心还疑惑不已时,赵云已经舞完一套枪法,诸葛亮的琴声也毕,取下酒杯,蘸了两杯酒,一杯递向赵云。

“子龙的枪法日益精湛了,真是精彩。”诸葛亮道。

赵云仰头饮尽杯中酒,“先生的桃花酿,真是人间绝味。”

“比起我如何?”

诸葛亮手轻抚上赵云挽着酒杯的手,抿嘴轻笑,款款柔情。

 “先生,酒不醉人,人醉人。”赵云轻抚诸葛亮脸颊,迎着散落的桃花,轻吻了上去。

诸葛亮抚上赵云后背,两具身躯更贴近了些,赵云有恃无恐,搂紧了诸葛亮的腰,舌头长驱直入。

“嗯…嗯…”

诸葛亮索性张开了唇让赵云尽占甘甜。

我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在桃树下恣意的两人,只感觉七窍生烟。

诸葛亮被搂紧着承受赵云专注而认真的吻,蓦地张开双眸,撇向我的方向,对上我的眼睛。

我在那双可以惑众生的美眸里,没有看到一丝惊异和慌乱。

我跳了出去,打断了他们的调情,怒吼响遍整个寨子。 

 (七)

我坚决反对这门亲事!

大逆不道不肖子孙!竟要让我赵家香火断绝!

“爹,云这辈子,只愿与先生一起。匪石之心,不可逆转!”

这边赵云在深情地表白,诸葛亮坐在那里百无聊赖地托着头轻摇扇子,好像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我算是懂了!妖艳贱货惑我儿!

我忽然灵机一动,道:“赵云,爹不拦你与谁在一起,但他若要成为赵家人,该有的规矩,他应要有。”

赵云疑惑道:“爹是何意?”

“明天让他过来,我要考验他,若不通过,你不许再见他!”

 (八)

考验时分到了,诸葛亮如约而至。考虑到是自己家里的事,就不让寨子里的兄弟围观了,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情。只见诸葛亮缓缓走来对我施施礼道:“亮拜见寨主。这些时日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我出声打断,装什么装,今天就让你滚出寨子!

诸葛亮拿扇子半掩面。

“先生知道,我们这些当山贼的,没什么好涵养,说话就喜欢直里直去。”

我从袖子里掏出一卷布帛,甩了甩,布帛一端握在我手里,另一端已经滚在地上了。

没错!这就是我呕心沥血一晚上的杰作!我今天一定要让这个妖艳贱货离开我儿子!

我抖抖布帛,像宣旨一般凛然道:“进我赵家的门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必须要通过层层测试!我赵家世代都是显赫的山贼,武功高强,有哪家听到我们赵家的威名不害怕的!所以这第一层测试就是,和我比试,战胜我。”

赵云一时慌了,满目担忧,轻声道:“爹,这个就算了……”

看我儿子这不成器的东西,已经被妖艳贱货迷惑到了这个地步!不过这个妖艳贱货也就空有一张好皮囊而已,我今天就要辣手摧花!

我不禁得意起来,“先生可愿意比试?”

诸葛亮闻言不语,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。

干什么干什么!想贿赂我?

诸葛亮把碎银握在手心里,握紧了些。诸葛亮的手莹润白净,这一握看着只觉柔软无力。

片刻后,诸葛亮松开了手,摊平展开的手心上有一抹银粉,迎着午后照进厅堂的暖阳闪闪发光。

哇这个妖艳贱货的手劲儿这么恐怖的吗!?

“空有手劲,江湖之人重要的是技艺……”

诸葛亮又轻轻抬起脚,往地上一点。

只见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了一条一指宽五丈长的缝。

我抹了抹额上的冷汗,如果我还不会意,就枉在虎居山上当了一辈子的山贼老大了!

这个妖艳贱货,不简单啊!

“敢问先生何许人也?”我试探性地轻声问道。

诸葛亮抿唇轻笑,摇头不语。

故作神秘!

赵云长吁一口气,走向诸葛亮。

好吧儿子,原来你刚刚担心的不是他是我对吗?我不知道是该感到欣慰还是别的,只看见儿子轻轻挽起妖艳贱货的手,吹掉他手上的银粉,诸葛亮略带笑意地看着他。

待吹干净后,赵云抬头,对上了诸葛亮含笑的眼睛,也回以笑意。

……辣眼睛。

我拍拍案台,“别高兴得太早!要进我赵家的门,可不只是考验武力,还有琴棋书画、四书五经……”

“爹,恕云直言,如果要考文,那更难不倒先生了,你应该知道的。”赵云打断道。

“……”有什么搞错!这世间怎么会有这般恐怖如斯的人!

“上得厅堂!下得厨房!”我拍案大吼。

诸葛亮扇子一挥,案上凭空出现几碟菜肴和一坛美酒,桃花酿香溢满堂。

“……”厅堂内一阵沉默。

啪嗒——

我的书卷掉落在地。

“不瞒寨主,吾乃千年桃树修炼而来的桃妖,与子龙有千年情缘。”

诸葛亮牵起赵云的一只手,羽扇轻挥,一条红线蓦地浮现,将他们的两只小指紧紧相连。

“寨主,你知道红线相连,天赐姻缘吧?我和子龙的姻缘乃天赐,除神外,谁都不可改。改了,便是罪犯天条,罪恶滔天。”

诸葛亮轻轻拣起地上我掉落的书卷,只片刻便由卷首读到卷尾,而后闭眼一笑,慢条斯理地把书卷卷起来,轻轻放到案上。

“寨主这些要求,我都看了。赤脚过火盘,裸衣上刀山,还有这个油锅泡脚,虽然不了解寨主提这些要求的苦心,但这些对亮而言,都是小事罢了。”言道一半,诸葛亮拿起羽扇遮住半边面,只露出细长凤眸,仿佛害羞般继续道:”那亮从今天起,就是赵家人咯。多谢寨主成全。”话毕,对我微微施礼,当着我的面拉过我儿子亲了亲他脸颊,还凑到儿子耳边说了句什么话,惹得儿子耳稍通红。而后笑着拉了赵云的手离开了厅堂。

留我一人在风中凌乱。

 (九)

“先生,我觉得不太妥当。”离开厅堂,赵云嘀咕道,“我怕如此吓坏了我爹。”

诸葛亮转过身来拿羽扇拍了拍赵云的头,“不会的,你爹不是这方圆百里内最威猛的山贼吗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吓不着他的!”

赵云莞尔,轻轻点了点头,随后又欣喜地试探道:“先生,这样可就算是过门了?”

诸葛亮轻摇羽扇道冷哼一声道:“那当然,你爹的考验书卷,你没看见吗?还不算过门了?”。

“可是,总有种不真实感。”赵云懊恼,“那书卷可还有提什么刁钻的要求?”

诸葛亮拉过赵云的手,闭上眼脸轻抵赵云的额头道:“怎么不真实呢?当然有。你爹要我一辈子陪着你,爱护你,照顾你,要白首不分,不离不弃……”

(还有一点点后续……)

开春时节,落英缤纷。

我坐在厅堂内,忍不住长吁短叹起来。

下属们发现了我最近又心事重重,毕竟作为山寨里的山贼头子,这几天,肉少吃了几斤,饭少吃了几碗。下属们连连关切问道:“老大!最近可是有什么烦心事?”

唉,想到自己恐怕后继无人,我又长叹了一口气。

这时食堂传来钟鸣声。

“诶开饭了开饭了。老大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一群山贼便如往日一样聚在一起吃饭。

我坐于上位,赵云坐在旁边,拉了诸葛亮过来一起坐。

“先生,多吃点。”赵云夹了一块肉放在诸葛亮碗里。

“子龙,我不吃肉。”说着夹起赵云方才夹到碗里的肉,递到赵云嘴边,手还虚托着赵云的下巴,眼波流转,嘴角含笑。

赵云十分配合地张开嘴,咬下肉。

“云之过,忘了先生只食素了。”赵云歉意一笑。

我痛苦地放下碗筷,这饭吃不下了。

实在忍无可忍,我寻了日子又找了赵云过来谈谈。

“爹,找云何事?”赵云疑惑道。

我长叹一口气,“唉,你是真的就和那位先生过一辈子了是吧?”

赵云神色转向坚定。

唉,事到如此,我也只能看开点了。

但还有一件事,我必须确认。

“儿子,事到如今,爹也无话好说,但爹有一事……”

赵云道:“爹有事尽管说。”

我把儿子拉进了些,小声问道:“你们可已有房事了?”

只见赵云愣了一会,而后耳稍通红。

看看看这纯情样,隔着远都能闻到的奶香味,老夫痛心!

赵云终于脸色微红地点点头。

意料之中了,但我比较关心的还是……

 “那儿子,你们谁在下?”

这次我的儿子倒是毫不犹豫回答是诸葛亮。

哼妖孽,不愧是我赵家的儿子!我欢快地搂紧我儿子的肩哈哈大笑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,递给我儿子,带他到厅堂里和他细细说起这个小瓶子的妙处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

赵老爹其实是个心很大的人(。企图为不走心剧情找借口

最后最后!!从太太生日快乐!!要开心唷><

文笔不好,会努力的!(逃)